張昊橫飛出去,狠狠地砸在了牆上。

隨後大頭杵地,難以動彈。

“你,你這廢物,竟敢打我,我可是……”

張昊後邊的話卡在嗓子眼裡,始終說不出來。

蘇玲水立馬把張昊扶了起來,驚怒道:“他可是張家的少爺,你這廢物完了。”

“我要殺了你這廢物,我要殺了你……啊……”

張昊歇斯裡地的咆哮著,然而下一秒葉凡眼中殺機一閃而過。

整個身子瞬間來到張昊的身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殺我?你也配?”

“區區一個張家,很牛逼麼?”

葉凡正要加大手上的力量。

蘇玲水臉色大變,立馬用力的去掰他的手。

“葉凡,你給我放手,給我放手……”

“張家資產近十個億,隨便花點錢就能找人弄死你。”

“快點放手啊你……”

葉凡看著她像瘋了似的樣子,心痛無比。

你可曾為我如此?

三年了,你若是對我有這麼一絲的維護。

或許我們也不是這個樣子了。

葉凡突然鬆手了,既然不愛,何必糾纏。

縱然下定決心要結束這段荒唐的婚姻。

可他內心深處,還是不想看著蘇玲水如此的焦急難過。

或許是感情,也或許是三年來養成的習慣吧……

可是,自己算什麼,綠毛龜?

堂堂護國龍帥被綠,傳出去,怕是普天之下,無顏見人!

然而就在他鬆手的那一刻,一道清脆的巴掌聲瞬間響了起來。

蘇玲水的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葉凡的臉上。

“滾,你給我滾!”

“我不想再看到你這個噁心的東西。”

“給我滾啊!”

蘇玲水嗓子裡發出了尖銳的咆哮聲。

隨後抬起手臂指著門外,眼中充滿了怨毒,仇恨之色。

恨不得將葉凡這個廢物給千刀萬剮了。

微微一怔,葉凡抬起僵硬的手,觸碰了一下自己麻木的臉。

深吸一口氣。

這一巴掌打斷了他們之間三年的婚姻。

也打斷了兩個人之間一切的恩怨。

從此以後行同陌路,相見不識!

“你打了我一巴掌,從此我們兩不相欠。”

“明早九點,民政局門口,離婚吧!”

深吸一口氣,葉凡不再猶豫,轉身消失在門口!

帶著三年來所有的悲歡情仇。

決絕的離開了這個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或許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了。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啊啊啊……”

臥室裡還響著張昊的咆哮聲。

“我打了120,對不起親愛的,我冇想到這個廢物竟然敢動手……”

蘇玲水百般解釋著,一臉愧疚的模樣,讓人著實有些心疼。

一想到若是因為葉凡的莽撞,而讓張昊遷怒自己。

蘇玲水就把葉凡那廢物在心底裡罵了一遍又一遍。

爺爺簡直就是給她找了個瘟神,災星。

張昊剋製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這事冇完,真以為我張昊好欺負麼?”

“這事兒不怪你,明天我們領完證,那五百萬就當彩禮給你轉過去。”

“那個廢物,我要狠狠地折磨他,打斷他的腿,讓他當街去要飯……”

張昊的雙眼之中閃過一道陰狠的目光。

旋即忍著胳膊上傳來的疼痛,從兜裡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翻到了一個備註為“熊老大”的聯絡人,撥了過去。

幾秒後,電話被接通。

“艸,誰?”

“熊爺,誰這麼掃興呀?”

張昊聽到對麵傳來嬌滴滴的聲音,暗道不好。

這是壞了熊爺的好事兒啊。

不過電話既然接通了,那也不能立馬就掛了。

張昊硬著頭皮說道:“熊爺,我是張昊,張家的張昊。”

“你小子啊,有屁快放。”

“熊爺,我想請你幫我教訓一個人,五十萬。”

……

離開後。

葉凡來到一家咖啡廳裡,從兜裡掏出一張綠色的手機卡。

看著一張很普通的電話卡。

但冇多少人知道,這一張電話卡,便是解決龍國邊境問題的關鍵。

自從三年前他隱退之後,為了防止被人打擾。

這張他的專屬電話卡,便被他拆了下來。

一直塵封到現在。

如今邊境又將起戰事。

恐怕總部那些人找自己都要找瘋了吧?

葉凡一臉凝重的把它插進了手機裡。

旋即開機。

當重新進入介麵後,簡訊箱瞬間爆炸。

葉凡隨意往下翻了翻,至少得有幾千個。

一大半都是未接來電的提醒。

至於聯絡人發的那些,也大多數都是詢問下落,找他回去的。

葉凡點開撥號,輸入了一大串數字元號,最終按下了撥打。

幾乎是一瞬間,電話裡瞬間傳出來久違的聲音。

“您好,這裡是龍神殿資訊中心,請說出您的編號……”

“我的編號是LS00000……”

“請您稍……您您,不好意思,請您再說一遍!”

“LS00000!”

電話裡沉寂半晌,突然換了一個粗狂且小心翼翼的聲音。

“我是QL00002,龍,龍神大人,是,是您麼?”

“青龍,是我。”

葉凡的臉上掛起了笑容。

雖然總部封他為護國龍帥,但是龍神殿的這些屬下。

更喜歡叫他為“龍神大人”。

“三年了,老大,你終於捨得聯絡我們了!”

青龍聲音哽咽,立馬變得正經起來。

“報告龍神,龍神殿麾下第一龍王青龍,聽候您的差遣!”

“幫我調查個資訊,十五年前……”

葉凡遲疑一下,似乎心有不甘,鬼使神差讓人去重新調查當年之事。

“十五年前,蘇杭市福星孤兒院失火,一個小女孩從火海中把我救出來,你去查下當年的事,十分鐘內我要那個小女孩所有的資訊!”

“諾!”

葉凡掛了電話,隨後給自己訂了一張前往京城的機票。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葉凡的手指敲擊在桌子上,一下,兩下,當第十下敲下去的瞬間,電話響起!

“啟稟龍神大人,十五年前把您從那場大火中救出來的女孩兒叫月兒……”

“是孤兒院院長吳啟華在垃圾桶旁撿的棄嬰。”

“後被蘇家收養,起名蘇淩月!”

當聽到蘇淩月這個名字是,葉凡的腦子嗡得一下。

“你確定是蘇淩月,而非蘇玲水?”

葉凡有些發懵,他清楚的記得,當年離開龍神殿後,他根據自己的一些調查,找到了蘇老爺子,在表露了部分實力後,蘇老爺子跟他說的是。

當年被領養的那個女孩月兒,現在改名叫蘇玲水!

“回龍神大人的話,屬下調查了蘇家當年登記的收養資訊,確實是蘇淩月,她的養父是蘇國棟的私生子,蘇東。”

“蘇東夫婦二人對蘇淩月甚是喜愛,但因為尷尬得身份在蘇家並冇有話語權,而蘇淩月因為是養女的關係,雖然能力出眾,卻一直受到蘇家老太太的壓製……”

葉凡腦子嗡嗡作響,他還冇從巨大的震撼中反應過來。

然而聽到蘇淩月被打壓的現狀。

葉凡的眼睛裡瞬間閃過一道寒芒。

一股殺氣瞬間瀰漫,周圍不少人下意識打了個寒顫。

原來,當初蘇國棟那個老東西對自己撒了謊……

蘇玲水是他的親孫女。

當初他展現了自己部分的實力,蘇國棟便偏心把自己的親孫女嫁給了他。

因為怕事情露餡,甚至蘇淩月在葉凡入贅後,直接被趕出蘇家。

蘇國棟,你好大的狗膽啊……

隨即,葉凡整個人的情緒變得激動起來,“告訴我,蘇淩月現在在哪裡。”

“回龍神大人的話,蘇淩月現為蘇氏集團的業務部經理。”

“下午在跟客戶張大民談生意後,不知所蹤。”

“而那個張大民,是蘇杭市張氏集團的二把手,是個出了名的老色鬼……”

“據情報顯示,蘇家目前遭遇經濟危機,蘇家老太太極有可能把蘇淩月當成交易的籌碼,用來換取張氏集團的過橋資金。”

冇等那邊說完,葉凡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整個人冷靜的可怕。

但是熟悉葉凡的人都清楚。

他,要殺人了……

“通知蘇杭市的駐軍負責人三分鐘內聯絡我。”

“立刻,馬上!”

“另外,對內外宣佈,龍神迴歸!”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