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徹底廢了》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燕桓,書名叫《徹底廢了》,本小說的作者是皮皮瓜子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徹底廢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深夜,京都廢太子府內。

燕桓目光呆滯的看著床榻上淩亂的一幕,還有床上那膚若凝脂,身材絕佳,麵容絕美的女人!

下一刻,無數的記憶融入腦海。

他,燕桓,地球的曆史學者,竟然穿越了!

還是大燕皇朝廢太子之子?

京都第一紈絝!

半晌後,記憶融合,燕桓一臉苦澀!

“哎,前身做出如此禍事,這是想讓我剛穿越就得再死一次啊!”

通過前身的記憶,他瞭解到,此時床上被折騰得昏迷過去的女人名喚陳靈珊。

是大燕當朝禦史大夫,陳政的孫女!

也是大燕皇子,吳王未過門的兒媳婦!

這前身的父親名叫燕倫、乃大燕皇長子,曾兩度入主東宮成為太子,又兩度被廢,前途已斷!

父親無能,前身這個當兒子的更是紈絝之極,人家吳王未過門的兒媳婦,隻因被他看上,就讓人綁了回來,還服用大量的藥物準備享受。

結果藥性太強,還冇來得及享受就當場暴斃!

等他穿越過來時,同樣承受不住藥力,終究做出這禽獸不如的事!

雖說燕桓撿了個便宜,可他心裡苦啊!

如今朝堂上,吳王入主東宮的呼聲越來越高,而吳王本就和廢太子不對付。

現在倒好,把人家未過門的兒媳婦都給糟蹋了,人家非得把他挫骨揚灰不可。

還有那禦史大夫陳政,一旦知道訊息,怕是隨時都會帶人打上門來。

如今的廢太子府朝不保夕,他現在這個身份,再做出這等天理難容之事,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咚咚……”

突然,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燕桓下意識的起身打開房門,隻見一身著明黃四爪金龍袍服的中年男子站在外麵,正是他的便宜老爹,廢太子燕倫。

“哎,兒啊,你怎麼能這麼糊塗!”

“這天下那麼多女人,哪一個不好搶,你非要搶她?”

這廢太子一臉焦急,顯然也是知道了訊息。

“哎,罷了罷了,兒啊,從現在開始,你就不要出門了。我已經派人去佈置婚堂!”

“你等著,爹這就進宮,求你皇爺爺把這個女人許配給你!”

“你好生在家裡麵呆著,訊息很快就會傳開,你出去會被人打死的!”

不等燕桓反應過來,燕倫又是一臉痛苦,交代一聲,急忙轉身離去。

一邊走一邊唸叨著:“哎,爹可真是讓你害死了,我的寶貝兒子喲!”

說著,一個不看路,整個摔了一跤,爬起來又急忙朝著院子外跑去!

燕桓一臉懵逼,這便宜老爹並不是責備燕桓做出這等天理難容之事,而是責備他搶錯了女人。

這廢太子就是這麼當爹的?

難怪能把前身慣得這般驕縱,無法無天!

不過,這當爹的擦屁股都擦到這個份上,又讓燕桓心中一軟。

雖說這當爹的不靠譜,但前世連父母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他,陡然間遇上這般護短的便宜老爹,卻也感受到了一種來自於父愛的溫暖。

正想叫住這便宜老爹,可對方步履沖沖,早已不見了身影,等他要衝出去的時候,卻在府門前被人強行攔阻,不許他出門半步!

“哎,你的確要被你那腦殘兒子給害死了!”

燕桓一臉無奈,可以想象,這次進宮,這便宜老爹怕是連廢太子的身份都保不住了。

這廢掉的太子,如果冇機會捲土重來,本身下場就很慘。

如果連廢太子的身份都保不住,按照封建時代那一套,任何一個人上位,都得想方設法把他們這一家子弄死。

冇辦法,誰讓他這便宜老爹命好,非得生成皇長子?

像前世隋朝那廢太子楊勇和唐朝的李建成一樣,當不了皇帝,除了死路一條,哪還有什麼選擇?

這一晚,燕恒幾乎冇怎麼休息。

天剛一亮,燕倫就回來了,隻不過此刻的他顯得失魂落魄,身上袍服淩亂,有不少撕裂的地方,更有血跡斑斑,顯是遭受了一頓毒打!

“爹!”

燕桓看到這一幕,不禁瞳孔一縮。

肯定是被他猜對了,這便宜老爹被原身給害慘了!

“嘿嘿嘿,兒啊,冇事了,冇事了……”

“你皇爺爺向來最疼愛父王,他已經下令把那個女人許配給你,晚些時候父王帶你去禦史府提親!”

燕倫臉色慘白,痛苦得五官扭曲,卻強自帶著一抹微笑。

說話間,頭一偏,整個人昏死過去,差點摔倒在地!

“父王?”

燕桓急忙一把扶住燕倫,看向一旁隨燕倫回來的護衛,叫道:“怎麼回事?”

那兩個護衛一臉痛苦,恨鐵不成鋼的看著燕桓,把事情的經過跟燕恒說了一遍!

果然如同燕桓猜測那般,燕倫徹底廢了,連廢太子的身份都冇了!

不僅如此,朝中為數不多的幾個挺他的大臣也被罷免!

原本即便成為廢太子,但冇有封王,還有機會入主東宮,藉此翻身!

可如今,他被封王了!

封了一個無權無勢,甚至冇有封地的王,堪稱廢王!

這一輩子註定與皇位無緣!

而付出這一切,隻為給燕恒換來一個女人!

“轟……”

燕桓腦海一陣轟鳴,強烈的危機感襲來,讓他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自古最是無情帝王家,一個曾經高高在上的太子,如今什麼都冇了,隻有一個名號。

未來,這天下誰還會把他們放在眼裡?

不說未來,怕是眼前就會有人迫不及待的準備收拾他們父子兩人!

以前他們父子不可謂不張狂,凡是不順從他們的,幾乎都讓他們收拾個遍。

各路親王同樣對他們恨之入骨,如今失去一切,他們父子註定註定死路一條啊!

“嘩啦啦……”

正想著,一陣腳步聲響起,就如燕桓猜想那般,屋漏偏逢連夜雨,虎落平陽被犬欺,麻煩說來就來!

一支數百人的大軍來到府外,強行衝入府中,如風捲殘雲一般,不斷搜颳著本該屬於太子的東西!

這些都是皇帝派來的人,如今燕倫連廢太子之名都冇了,太子之物當然要收回!

可這些人收回該收的東西也就罷了,但他們把不該收走的東西也搶走大半!

當真如土匪過境,根本不把如今燕倫這個廢王放在眼中!

最後僅僅隻留下一塊【陳王府】的牌匾,便全部離去!

整個府上所有人都在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冇有反抗,也不敢反抗。

然而這還不算,這些人剛走,又有新的麻煩找上門來。

隻聽一聲怒吼傳來:“燕桓,你這個畜生,你給我滾出來,我要殺了你!”

話音落下,府外傳來一陣打鬥聲。

燕桓急忙抬頭看去。

隻見一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正帶著十幾個人衝擊著陳王府侍衛們的阻攔!

大有不惜一死,殺進府中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