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巨響,在小翠的驚呼聲中,雀樓之上,精巧的飛簷被一道紫雷劈落!

天色頃刻間轉暗,這等異像自然是吸引了路人的注意。

“幸好我們走的早,要是郡主還在樓上,被誤傷可怎麼辦。”

小翠正伺候著慕容韞上馬車回府,見此不臉上露出慶幸之色。

“是啊,是啊。”

慕容韞捂著被剛剛雷聲嚇到的小心臟也是後怕極了。

這難道就是修習靈氣的書中玄幻世界嗎?連閃電都這麼隨心所欲。

又看有好事的人群逐漸聚集圍觀,見此,慕容韞想著自己現在的模樣,趕緊利索的上車吩咐車伕回府。

原主住的公主府,簡直是奢華非凡,九曲迴廊,十步一景。

貼心的小翠一入府就吩咐了人去請了府上靈醫。

所謂靈醫,是這個修靈世界的特產,用靈力來給人治病,類似於遊戲中的奶媽。

慕容韞滿臉好奇看著這個靈醫。

對方隻是手一揮,淡淡綠色靈光落在她的額角,傷口就快速癒合了。

不多時,就結了痂。

慕容韞拿著鏡子仔細端詳傷口,又見靈醫小心翼翼的給她塗抹上膏藥,不禁心下感慨。

不愧是玄幻世界,簡直重新整理了在社會主義社會長大的她的認知。

小翠熟練的打賞靈醫,又看了看天色,恭敬的朝著慕容韞詢問:

“郡主,如今已是暮食,是否傳膳?”

傳膳?原主體內記憶快速播放,山珍海味一通誘.惑,讓慕容韞狠狠的嚥了咽口水。

“傳!馬不停蹄的傳!”

之後慕容韞就體驗了一把什麼叫一頓近百個菜的奢華。

長長的餐桌上,一溜的菜肴該死的迷人。

為了防止自己的吃相難看,慕容韞十分矜持的把小翠揮退。

後者放下手中的錦盒後恭敬的守門去了。

之前在現代看那些宮廷劇,慕容韞就在電視劇前羨慕壞了,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體會一把。

慕容韞一頓大快朵頤,美美的啜了口鮮美的菌菇鴨湯。

有一說一,作為女主成功路上最大的絆腳石,原主的硬性條件不要太好。

雖然母親死的早,但是皇帝舅舅疼她啊。

甚至比自己的孩子還要看重疼愛,彆看原主隻是個郡主,但是就這南褚來說,公主都冇有她風光的。

隻是,可能因為皇帝的寵愛太多,這顆苗子直接長歪了。

在琉京,是出了名的刁蠻任性,連路人長得太醜影響她心情,原主都要讓人拖下去揍一頓。

生性更是奢靡,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價值百金的衣裙更是隻穿一次。

就這,皇帝舅舅知道後,反而認為女孩就要嬌養,乾脆時不時的給她些稀罕的賞賜。

這不,剛剛又給她送了盒什麼晶,說是修靈用。

想到這裡,她拿起那隻錦盒,打開一看。

五顆漂亮的綠色水晶散發著玄幻的綠色,空氣中瞬間溢滿草木清香。

這是,契合原主屬性的木靈晶?

作為惡毒女配,原主也是萬裡挑一的修靈體質。

不過,寒磣了點,8歲覺醒天賦後,至今二十高齡,還隻是個二階的靈脩。

就這,還是各種修靈材料堆的......而穿越的女主,這時候已經是四階靈脩了。

嘖,果然還是不能比較,慕容韞搖搖頭,拿起一顆晶石放在燈光下研究。

突然,一種空前的渴望出現。

好像,這玩意有點誘人是怎麼回事。

像是被什麼東西操控,等到慕容韞回過神來,自己居然把眼前的五顆晶石都吞了!

這可是外力吸收的玩意,她不會得結石吧?

慕容韞一頓胡思亂想,正摳著喉嚨準備來個催吐。

眉間猛的一陣刺痛,隨後一種莫名的舒爽感襲來。

一團綠色的從她眉心剝離,濃鬱的木靈力光點在上麵不斷跳動。

“啵”的一聲之後,慕容韞眼睜睜看著光團裂開。

裡麵是兩片綠瑩瑩的葉子幼苗,在她的目光下,兩片橢圓的葉片還扭捏了一下。

之後十分羞澀的合攏了......

神特麼羞澀!

慕容韞臉色一囧,開口問這幼苗:“你是個什麼鬼?”

幼苗,幼苗當然是不會說話,隻是又扭了一下。

抱歉,看不懂。

慕容韞好奇是伸出一根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一段資訊隨著動作浮現在腦中。

月之薔薇(幼苗)

傳說中沾染精靈女王鮮血的神秘植物——

白色薔薇盛開之始,月下殺戮終將止戈。

技能一:???未解鎖

技能二:???未解鎖

技能三:???未解鎖

技能四:???未解鎖

這是?!!!

她穿書前玩的一個名叫《植物圖鑒》裡的頂級植物。

為了這株植物,她爆肝刷了一個星期的森林副本!

結果還冇有培養就掛了,冇想到居然跟她來了這本書裡。

慕容韞一臉奇幻的看著這株幼苗。

算了,穿書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都發生了,她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看來,之前她會吞了那個木靈晶多半也是因為它了。

而且,自從幼苗出現,她體內少的可憐的靈力也增加了,從原主十年不變的二階升到了三階。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

慕容韞有心找些木靈晶培養一下苗子。

可惜,這東西是稀罕物品,就算了富貴如原主,也冇有存貨。

隻得把幼苗收回體內,又吩咐小翠懸賞收購木靈晶。

反正原主什麼也冇有,就是有權有錢的。

如果運氣不好兩年之後還是要她領盒飯的話,還不如現在就把家敗了,壯大一下自己,到時候還能掙紮一下。

如此,慕容韞在公主府享受了幾天萬惡的有錢人生活。

直到,一個身著黑色勁裝,身形高瘦的男子半跪在腳下。

她才反應過來,這是原主的作惡的硬體條件之一。

長公主給她留下的一支鸞衛,在書中劇情裡專門給她做些偷雞摸狗的事。

臉上帶著精巧鸞鳥麵具的鸞衛低頭正低頭彙報:

“郡主,先前抓捕黎世子,長公主留在將軍府的眼線都被處理了。”

“是否重新安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