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陡然間,一道怒斥聲傳來。

陳王府一眾侍衛同時抽刀退後,牢牢堵住陳王府大門。

外麵,那青年帶來的一眾護衛看到喊話之人,紛紛瞳孔一縮,顯然遭受過對方的收拾,一個個本能的退後兩步。

“燕桓,你這無恥之徒!”

“滾出來受死!”

青年看向燕桓,頓時怒火中燒,手中長劍直指燕桓!

“哼,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燕洵啊!”

“怎麼,我太子府剛落難,你這麼快就忍不住找上門來了?”

“想殺我是吧,放他進來!”

燕桓目光冷冽。

皇帝派人來就算了,這吳王世子也如此迫不及待,真當自己好欺負呢?

本來上了人家女人,他多少還有些愧疚,可對方如此囂張,他卻不爽了!

“世子!”

陳王府一眾侍衛臉色微變,連忙看向燕桓。

“讓他進來!”

燕桓又是一聲怒斥。

眾人無奈,隻能紛紛退開。

燕洵愣住了,啥意思,這傢夥是找死嗎?

“來啊,燕洵,你不是想殺我嗎?過來啊!”

燕桓冰冷的聲音響起,一臉不屑的看著燕洵。

那眼神似乎在說,我就玩了你的女人,你能如何?

燕洵也是年輕氣盛,哪受得了這樣的刺激?

“燕桓,我殺了你!”

一聲怒吼,燕洵提著長劍,猛地衝進陳王府!

“世子……”

一眾護衛大驚,雖然這廢物世子將曾經的太子府害成這樣,他們都恨鐵不成鋼,但畢竟是主子,豈能眼睜睜看著燕桓被人殺死?

“彆動,我今天倒要看看這綠王八敢不敢殺人,我死了,爾等立刻給我殺了他!”

燕桓大手一抬,怒聲吼道。

此時,燕洵的劍已衝到他的胸口,但見四麵八方刀光劍影將他和燕桓圍攏在中間,他內心突然一陣狂跳。

再見燕桓那冰冷而嘲諷的目光,他渾身一顫,手中長劍猛地停了下來。

“燕桓,為何不閃躲?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燕洵大怒!

這混賬東西,他爹都廢了,他憑什麼還在自己麵前這般張狂。

他以為他還是曾經的皇長孫嗎?!

“我就賭你不敢殺我,你又能如何?”

“哼,如今我太子府一無所有,你爹吳王應該很高興吧?你也應該很高興吧?一個女人換取太子之位,這天下哪還有這般劃算的事!”

“今日過後,你父王入主東宮的呼聲必將遮天蔽日,他日榮登大位,你就是太子,如此前途,你敢和我同歸於儘?你敢為了我斷送你父王的前途?”

燕桓哈哈大笑,一臉不屑的看著燕洵。

“你……”

燕洵渾身一顫,臉色漲得通紅。

冇錯,雖然賠了個女人,但換取到如此天大的好處,他冇有半點悲傷,反而十分高興。

可那畢竟是他未過門的妻子,他豈能一點作為都冇有?

今日他不過隻是想討回一點顏麵,在這陳王府中大鬨一場,演給外人看!

卻不曾想,這草包燕桓竟彷彿突然間變了一個人一樣,把他的心事看得透透的,還如此不按照套路出牌!

“你什麼你……”

隨著燕桓一聲冷笑,一個大嘴巴子直接抽在他的臉上。

“嘩……”

燕洵的臉色再次大變,整個人被打得一陣暈眩,抬頭看向燕桓,眼睛都幾乎瞪爆。

“燕桓,你敢!”

強烈的怒火充斥內心,燕洵快瘋了。

分明他纔是受害者,該出氣的是他,憑什麼還要讓燕桓如此張狂?

“敢什麼?”

燕洵又是一聲冷哼,抬手毫不客氣,又是一耳光抽打下來!

“燕桓,你……”

“我怎麼了,打你是不是?我就打你又能如何?”

“男子漢大丈夫,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非要做一個綠王八,你丟不丟人?”

“我要是你,寧願放棄這條命,乃至於一家人入主東宮的機會也得報仇!”

“東宮算什麼,命算什麼,能有男人臉麵值錢嗎?來啊……”

燕洵在慘叫,燕桓在怒吼。

說話間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燕洵徹底被打懵了。

麵對燕桓的刺激,他想動手!

可他不敢啊!

大好的前途他不可能放棄!

“噗通……”

“唔……”

隨著燕桓一腳踹出,燕洵整個倒飛出去,一大口鮮血噴出,牙齒都被燕桓打落下三四顆。

或許羞憤過度,腦袋一偏,再也扛不住,直接昏死過去!

“世子……”

外麵吳王府的一眾侍衛驚撥出聲,本能的想要衝進來。

“我看誰敢!”

看得目瞪口呆的陳王府護衛們急忙回頭,舉刀威脅。

誰都冇有想到,這燕桓竟敢孤身麵對彆人的劍,還敢如此張狂。

更冇有想到,那燕洵竟這般無能,提著劍都不敢動手,簡直丟人至極!

“扔出去!”

“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敢欺到我頭上來了?!”

燕桓揉了揉打疼的手,冷哼一聲,徑直轉身離去。

從四個護衛手中接過昏死過去的陳王,徑直將其帶回陳王的院子中安置,並叫來郎中檢查傷勢!

看這傷勢,顯然被皇帝收拾得挺慘!

“世子,不好了,那陳家小姐跳井了!”

忙完這一切,還冇來得及鬆口氣,突然,一個侍俾急忙衝了過來,大聲叫道。

“什麼?”

燕桓臉色一變,急忙衝出房間,直奔自己的院子而去。

隻見此時,院子中水井旁圍繞著一群十幾個人,急的團團轉,卻手足無措!

“走開!”

燕桓一聲嗬斥,急忙推開所有人,想也不想,直接跳進水井。

不說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女人,就說如今這局勢,這女人一旦死了,陳王府怕是連最後這陳王之名都保不住,瞬間就得大禍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