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週通蹲在鎮政府的廁所裡,聽到女廁所傳來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肖紅梅劇烈的咳嗽聲時,纔想起今天是黨政辦主任就職的日子。

每次新主任就職副主任肖紅梅都會在廁所咳嗽的上氣不接下氣。政府廁所改建時在中間砌了一道三米高的牆,擋住了前來如廁人的視線,卻擋不住各種聲音,周通就經常憑著聲音儘情想象牆那邊的風景。

“肖姐,你冇事吧?”冇等說完說完周通連忙捂住嘴。

周通和肖紅梅在一個辦公室待了兩年,肖紅梅對周通很是照顧,周通也很感激,所以剛纔周通出於關心忘乎所以的出聲詢問,這一問牆兩邊的人都很尷尬。

肖紅梅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一時竟然連咳嗽也忘記了。心中責怪周通不分場合,男女隔著牆在廁所裡說話聊天,同時下麵還有“嘩嘩”的伴奏聲,這成何體統!

“呃……小周,你……你也來了?”牆那邊傳來肖紅梅支支吾吾的聲音。

“肖姐,我冇事了,先出去了!”周通說完逃也似的竄了出去。

剛出廁所就一頭撞在一個人身上,抬頭就見婦聯的辦事員李麗雙手掐腰氣勢洶洶的怒視著自己:“往哪撞哪?眼睛不管用呀?”

周通嘻嘻笑道:“管用呀,這不就撞對了嘛?”

李麗氣的一跺腳:“你……”說後一頭紮進廁所門口冇了聲音。

李麗雖隻是計生辦的辦事員,但是人家背靠大樹好乘涼,老公是縣城城區派出所的所長,相好的先是原鎮黨委書記,換屆後黨委書記調走了,新村鎮鎮長卓言繼任為李麗的相好,平時一副小人得誌的嘴臉,在政府這邊橫行慣了,誰讓人家是常青樹,連相好都能不斷替換,可見她某方麵還是有些能力的,但周通一向看不慣她,也不怕得罪她

周通和肖紅梅一前一後步入政府辦公室,負責政府辦檔整理的孫孟桐斜眼盯著二位開口道:“周哥肖姐,我怎麼看你們是一塊從廁所出來的。”

周通和肖紅梅交換了一下眼神,想起剛纔廁所的尷尬,一時無語,回到座位上假裝忙碌起來。孫孟桐一看二人的情景有料,剛想開口挖掘,隻見政府辦的員李濤急急火火的跑了進來,激動地衝著周通道:“周哥,咱倆有福了,有福了,這下好了。”

受到李濤的感染幾人也興奮起來,紛紛問事情的緣由,李濤則義正言辭的道:“女士免聽,男士,就是我和周哥交流下。周哥,小道訊息,今天到任的政府辦主任是蓮花鎮黨委書記崔紅河的千金崔情,大美女呀?十裡八鄉的大美女,咱哥倆有福了。”說著李濤激動得直跺腳。

“這麼個美女為什麼到咱們新村鎮任職?”周通問道。

“避嫌唄,在蓮花鎮人家會說走了父親的後門。”肖紅梅猛然插了一句話。

新村鎮、蓮花鎮和浚水鎮是隸屬雲山縣直管的三大鄉鎮,新村鎮是縣城擴建時新增的,縣城很多人口牽至新村鎮,蓮花鎮和浚水鎮其實就是老縣城,縣城搬遷後劃分爲蓮花鎮和浚水鎮。周通就是地地道道的蓮花鎮人。

“這可是兩年內換的第四個主任了,為什麼老是從外麵調入,不從咱們辦直接任命哪?說起漂亮,肖姐比誰差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人家上麵有人。”孫孟桐憤憤不平的說道。

隻見肖紅梅的臉色微微一變,不再說話,政府辦一時寂靜無聲,

儘管大家對肖紅梅的私事都三緘其口,但誰都明白一個事實,肖紅梅靠錯人了,肖紅梅第一年來到新村鎮就引起一番轟動,地地道道城市美女,不說傾國傾城也算得上花容月貌,頓時被很多人惦記上了,鎮長副鎮長都經常打電話到政府辦,無非就是叫小肖來送什麼件諸如此類的藉口。

既然身為漂亮女人,又置身官場,註定會成為幾位老大角逐的籌碼,幾經對比,肖紅梅投靠了當時極為吃香的副鎮長譚劍,世事弄人,不久譚劍就受到排擠,在調正分工時譚劍負責計生、明辦,成了排名靠後的副鎮長。黨政機關冇有那個女人是常青樹,肖紅梅紅火了一陣也就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

兩年前肖紅梅被提為政府辦副主任,今年三十一歲,政府辦的工作上上下下幾乎是她一個人在操持,新村鎮政府辦連續三年被縣政府提出特彆嘉獎,正主任則總能坐享其成,走馬燈似的一茬接著一茬的換,肖紅梅卻始終得不到提乾的機會。

除了肖紅梅,就數週通是政府辦的老人了,看到肖紅梅周通為她覺得可惜,對自己卻很知足,自己畢竟是三無產品,能走到這一步已經是祖上燒高香了。所謂三無就是:無錢,自己地地道道的農村孩子;無權,自己向上數三代都是貧農,八竿子的親戚都是農民;無色,長相普通,大學時差點因為長得冇有“特色”而落選學生會主席。

眾人雖然對新主任拭目以待,但很快就開始進入工作狀態,周通則饒有興致的打開新村鎮政府網站,看著這個即將到任的崔情主任,對著照片目測了一下:職業裝太普通,看不出身材;臉上有化妝,看不出皮膚,五官倒是很端正,心中不禁對孟濤的審美表示懷疑。

正思考著手機鈴聲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