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回陸家?

她怎麼可能說服自己踏進那個地方?永不可能。

但眼下看著陸厲琛一副糾纏不休的樣子,唐慕笙耐心流失的徹底。

“明天晚上皇庭酒店,退婚。”

話落,唐慕笙徑自掙開了陸厲琛的手,牽著小豆丁向機場外走去,絲毫不拖泥帶水。

陸厲琛的手緩緩垂落,渾身透著一股威壓氣息。

周圍的保鏢更是不敢再吭聲,畢竟他們哪裡見過陸總這般碰壁的樣子?!

而此刻,遠處,唐千羽戴著大大的墨鏡,遮住了眼裡的陰鷙狠毒。

唐慕笙那個**竟然回來了!

難道是陸家夫婦逼著厲琛履行和唐慕笙的婚約?

而旁邊的那個小孩子,她竟然有種和厲琛很像的錯覺!

唐千羽咬牙切齒,最好不是她想的那樣,否則,她會不計一切的剷除掉唐慕笙和那孩子!

她努力了五年,陸少夫人的位置,隻能是她!

……

唐慕笙走出機場,手機便響了起來,是沈聿打來的。

她接起:“喂,車呢?”

那邊傳來沈聿熱情爽朗的聲音:“歡迎我們慕笙回到祖國大地,你放心,車我都給你安排好了,超拉風的紅色超跑,回頭率百分百。”

話落,遠處的法拉利敞篷跑車直勾勾朝唐慕笙駛來。

唐子衿在旁無奈的撫了撫額,乾爹每次準備的驚喜總會變成驚嚇!

本來機場人就多,這下他和媽咪直接成最靚麗的風景線了。

唐慕笙美眸一凜,啟唇:“你故意的?”

“慕笙,回國誰不高調?彆忘了,你回國還要奪回股份呢,就得高調,讓唐家人知道你有多高不可攀!”

“幼稚。”

唐慕笙利索的掛掉電話,她上前接過司機遞過來的鑰匙,輕聲開口:“小豆丁,上車。”

“YESIR!媽咪!”

唐子衿執行力很強的將行李箱推上後排座位,司機本準備伸手幫忙,結果幫了個寂寞!

司機摸了摸腦袋:“唐小姐,彆墅已經打掃乾淨了,您和小少爺可直接入住。”

“恩,知道了。”

上了車後,唐子衿繫好安全帶,聲音奶萌萌的:“媽咪,我準備好了!”

下一秒,唐慕笙踩下油門。

小豆丁的劉海瞬間被掀開……

母子兩人安全抵達彆墅,唐子衿跳下車就去搬著行李箱,唐慕笙看了一眼,她的兒子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天使。

她更要儘快找到那晚的**,給小豆丁移植骨髓,還她兒子健康!

這也是唐慕笙回國最重要的目的!

唐子衿頓了頓,腦海裡一直回想著剛剛那個帥氣叔叔的身影……

不知道是心裡哪根弦被觸動了,他總有種回國就找到爹地的感覺?

“媽咪,你和剛剛機場那位叔叔有婚約嗎?”

唐慕笙眸色輕閃,當年的事,她還不想讓寶貝知道,隻淡淡的應了一聲。

誰料,下一秒,唐子衿就語出驚人!

“那媽咪有冇有覺得……我和那位叔叔有點像呢?”

什麼!

唐慕笙渾身僵滯,瞪大了眼睛看向她的寶貝兒子。

“你長的那麼軟萌好看,哪裡像他了?我和他沒關係。”

那是陸厲琛,是陸家的人。

她當年怎麼可能和這樣的人有沾染。

如果真是他,那該有多嘲諷!

母親外公為陸家而死,而她還懷了陸厲琛的孩子?不可能!

唐子衿撇了撇嘴,媽咪這……聽不得大實話呢。

“是不是我親爸爸,可以親子鑒定下呀。”

“我很確定,當年的人不是他!寶貝,我會給你找到爸爸的,你彆擔心。”唐慕笙一口咬死,眸光堅定道。

唐子衿納悶了,既然媽咪這麼不相信,隻能由他親自來找證據了呢!

*

從機場出來,陸厲琛坐上賓利後,便徑直吩咐著手下,“去調查唐慕笙在國外發生了什麼!”

倘若唐慕笙真在國外結婚生子了,這婚約自然退的簡單。

但很快,手下看著調查來的資料皺了皺眉。

陸厲琛冷眸掃過去:“有話說話,愣著乾什麼!”

手下汗顏,將平板遞過去:“陸總,唐小姐在國外冇有結婚……是未婚先孕。”

話音一落,陸厲琛的臉色瞬間難看了不少。

冇有結婚,是在國外被渣男騙了?

那男人是畜生嗎!

“查那個男人是誰,我要他的全部資料!”

這時,陸夫人的電話再次打來,拉回了陸厲琛的思緒。

“喂。”

“厲琛,接到我們慕笙了嗎?慕笙這幾年在國外生活的好不好,是不是變得更漂亮了,我和你爸在家裡已經備好晚宴了,快點帶回來,我們已經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