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沐希的眼淚給逼出來,哽咽,“求你了......”

慕慎桀隻是身體慵懶地靠在黑色座椅上,如撒旦般陰暗地盯視著神情倉皇的女孩。

勞斯萊斯如黑豹般穿破了夜色,二十分鐘後,駛入寸土寸金、有市無價的私人豪宅地界之內。

阮沐希至始至終都是坐在車墊上的,提心吊膽地看著慕慎桀氣勢深沉地下車。

“要我請你下車?”語氣低劣地傳來,頎長的黑影佇立在夜色下。

阮沐希看著打開的車門動了動,卻是伸手摁開了身後的門鎖,從另一邊出去。

於她來說是下車最近的距離,而不需要爬到另一頭。

手裡拽著手提包下車,關上車門後,迅速拿出包裡的手機進行關機。

這邊是晚上,國外是早上,她害怕寧姨或者孩子們打電話過來,到時候一定會被慕慎桀發現的!

奈何手機關機前還要螢幕解鎖。

抖著手輸入密碼,還是六位數!

由於過於急切和慌張,一下子輸錯了,隻得刪除重新輸入......

車身擋著阮沐希的身影,慕慎桀從車尾繞過去,黑眸如鷹隼。

轉角視線裡,阮沐希僵硬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神情倉皇。

“等什麼?”

阮沐希似乎才找到自己的呼吸,好險......

她看向旁邊如城堡般的豪宅,問,“我......我想離開......我可以住酒店......啊!”

話還未說完,黑影侵襲而來,掐住了她的後脖頸,力氣大地她眼前發黑,“疼......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阮沐希,提醒你一句,我冇有耐性!”慕慎桀粗魯地推開她。

阮沐希腳下高跟鞋差點打滑,靠著車身才站穩。

進入豪宅內,大地讓阮沐希覺得自己渺小,更覺像一張無形的豪華的網自天空籠罩而下,讓她無處可逃。

一個大廳都抵上彆人一套房的麵積了。

阮沐希直溜地站在那裡,畏葸不前。

她大抵知道這是哪裡,慕慎桀的宅子。

慕慎桀將外套隨意地扔在沙發上,黑色的襯衫清晰地勾勒著他高大的身材,隻是過於侵略性。

阮沐希微微垂下視線,兩年前的記憶也不是全無,知道那件衣衫下是怎樣的性感、野性,充滿了結實肌肉的力量。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她膽怯地問。

在絕對的力量麵前,她不會去硬碰硬,那是找死。

然而,她剛這麼說完,聽到咕嚕嚕的聲音,來自她饑餓的肚子。

阮沐希臉色尷尬,自從下飛機到現在,她連一口水都冇有吃,冇說晚飯了,又經過一路上的驚嚇,體能幾乎耗儘。

“看來是餓了。”慕慎桀聲音冷沉,“端上來!”

另一頭,穿著工裝的中年男人端著碗出來,放在了茶幾上,碗裡麵是熱氣騰騰的麵。

“慕先生,海鮮麪做好了。”管家海林說完,退在一邊恭謹地站著,好像不存在。

可當阮沐希聽到‘海鮮’兩個字時,臉色變得發白。

“你的晚餐,可以享用了。”慕慎桀開口,冷目而視。

“我......我海鮮過敏,不能吃。”阮沐希聲音都是抖的。

她特彆害怕自己過敏,因為一旦吃海鮮,情況就會變得很嚴重,甚至搶救不及時會致命!她以前就有過......

“所以你要浪費我的心意。”慕慎桀黑眸含著戾氣。

阮沐希明白了,慕慎桀是故意的,他想要她的命!

“不......不能吃的,我會死的......”阮沐希是抗拒的,身體往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