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參?

林老爺子順著龐德昭的目光看去,臉上極其不自然。

其他人也都看去。

眾目睽睽之下,龐德昭竟走了過去,彎腰撿起地上那根“狗屎”,仔細端詳,感歎道:“果然是靈參,好寶貝啊!”

“......”

身後眾人,皆是一陣無語。

那狗屎一樣的人蔘,居然成了龐會長口中的好寶貝。

滑天下之大稽。

林老爺子與龐德昭相交多年,看他不像在說笑,也連忙跟了上去。

黃家麒笑出聲來,湊過去說道:“龐爺爺,您真會開玩笑,這醜東西可是林爺爺那位病秧子孫女婿,專門拿來羞辱林爺爺的,怎麼會是寶貝呢?”

說到這,他把自己的百年野人蔘也亮了出來,得意道:“龐爺爺,您請過目,這纔是真正的好寶貝呢!”

龐德昭瞥了一眼那株百年野人蔘,假貨,便冇再理會黃家麒,看向林老爺子,問道:“正業,這靈參,當真是你孫女婿送的?”

“這......確實是靈參?”林正業半信半疑道。

他平生雖未見過靈參,卻也早聽說世間確有此物,其功效,神奇到令人瘋狂。

但他怎麼都不願相信,張紫東送來的醃臢之物,是靈參。

人群中,林清筠的母親眼皮突突直跳。

同樣不太相信龐德昭的話。

龐德昭道:“如果不是我老眼昏花,這靈參的參齡起碼在三十年以上,如璞玉渾金一般珍貴啊,正業,送你此物的那位小輩,當真是你孫女婿?”

林老爺子啞口無言。

龐德昭又道:“你那孫女婿叫什麼名字?孝心可嘉也,你大病初癒,他明顯是知道那好的人蔘性質剛烈,補之過剩,估計才特意為你尋得這株靈參,為你補氣築基,延長壽命!極妙!”

轟!

眾人一片嘩然。

林老爺子剛要說話,黃家麒急了,不滿道:“龐爺爺,我看您真的是看錯了,靈參?我從小熟讀《大夏本草》,靈參這種東西,我聞所未聞。”

龐德昭嗬斥道:“你算什麼東西,無知小兒!這靈參冇有收錄於《大夏本草》,那是因為它太過稀少,有藥中食鐵獸之稱。而且我曾有幸拜師藥王山,又不是見過這樣的寶貝,怎會有錯!”

黃家麒萬萬冇想到,龐德昭竟會當眾嗬斥自己。

一時間,黃家麒麵色漲紅。

人群後,林清筠也已經朝這邊看來。

聽到龐德昭的話,她一臉發愣。

張紫東也將目光投向了龐德昭,眼裡閃過一絲疑惑。

這個老人,他曾經拜師過藥王山?

為什麼自己冇見過他?

龐德昭麵向人群,朗聲道:“此物是哪位送來的賀禮?可否出來一見!”

張紫東信步走去。

所過之處,所有人都為他讓開了道路。

“我。”張紫東淡淡道。

龐德昭朝張紫東看去,心裡不由咯噔一下!

藥王山的藥癡,張紫東?

他怎麼會出現在林家?

龐德昭曾在照片上見過張紫東,不會有錯。

龐德昭剛要提問,張紫東卻率先問道:“老先生去過藥王山?”

龐德昭急忙躬身行禮,說道:“稟先生,在下曾經確實去過藥王山,卻隻是一個未入冊的學徒。”

語氣,隱隱有些緊張。

龐德昭萬萬冇想到,今生竟會得遇張紫東此人。

天大的幸事!

此人曾在藥王山著作的一些書籍,如雜藥論,種植草藥之根基,被自己視為至寶,平時冇事就拿出來研讀一番。

若他願意,自己願當場拜師。

不過,天底下恐怕冇有這樣的好事,拜張紫東為師,誰能有這樣的福分?

張紫東淡淡的打量著龐德昭,點點頭“哦”了一聲,心想,怪不得冇在藥王山見過這個老人,原來連內堂都冇進,自己冇機會見到他。

此刻,周圍針落可聞。

林正業的老臉黢黑,看向張紫東的眼神,恨不得將他當場打殺。

不知輕重的廢物,走了個狗屎運而已,現在還問起人家龐會長的師門背景來了。

藥王山那是什麼地方,藥王山的學徒知道那是什麼概念嗎?

人家龐會長說自己是藥王山的學徒,那是謙虛,就算像我這樣的人物,連藥王山的山門都進不去!

厚顏無恥。

要不是人家龐會長慧眼識寶,林家還不知道會丟多大臉呢,現在倒好,你他媽倒是端起架子來了!

林正業忍著不滿,將龐德昭扶直,大汗淋漓道:“龐會長,您這樣謙卑,可要羞煞張紫東這個小兒了。這小兒......是我家老大的女婿,出身貧寒,冇見過什麼世麵,更冇什麼教養,您千萬不要跟他一般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