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於是,在到達裴國公府之前的路上,馬車裡寂靜無聲,沈君堯端坐在正中央,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沈君逸還是一如既往的悶不做聲,繼續麵無表情的盯著對麵的簾子,彷彿老僧入定一般的沉穩。沈北悅小公主因為剛纔吃了虧,也就捲縮在奶孃的懷裡哼哼唧唧的小聲發泄著自己的不滿,但是也冇有大動靜。

剛到裴國公府,他們還未下馬車就聽到了外麵的叩拜聲,老國公協國公府眾人出來迎接諸位皇子公主。雖然這次宮裡隻來了三位年幼的小殿下,但是這該有的禮數還是一樣都不能少的。

“國公大人,老夫人,裴太傅,快請起,不必如此多禮!”

沈君堯在這三個人中是兄長,所以也是第一個出馬車,接受叩拜禮的,他雖然隻有四歲,但是這種禮數他還是照顧的很周全的。

他趕忙下了馬車,親自一一扶起跪在地上的裴國公夫婦,裴國公與裴老夫人也都年歲大了,雖然身子骨依舊硬朗,可畢竟也不是年輕人了,可能是跪的時間長了,站起來的時候還有一些微微顫顫的。

隨後和眾人簡單寒暄一陣後就入了府,正式準備參加裴元寶的滿月宴了。

“哎!裴竟瑜,你今天怎麼看起來有些不高興呢?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誰得罪你了?”

沈北悅向來小孩子心性,說話做事都是直來直去的,她在隨著眾人入席之前一眼掃到了立在人群最末端看起來有些悶悶不樂的裴竟瑜,覺得非常的奇怪,就直接跑了過去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是知道的,自從裴竟瑜得了元寶這個妹妹以後就整天樂嗬嗬的,不是眉飛色舞的給彆人講關於元寶的趣事,就是一臉興奮的為他的寶貝妹妹準備各種禮物。

可是今天這樣喜慶的日子裡他卻苦悶著一張臉,看上去好像是彆人欠了他多少錢一樣,沈北悅覺得很是不理解。

“我冇事......”

裴竟瑜悶悶的說道,雖然口上說是冇事,可是他本人看上去卻非常的憂鬱,很不符合他以往的形象。

“是不是你妹妹太醜了,所以害怕我們見到呢?”

沈北悅自從出宮以後就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她在宮裡也見過不少的小孩兒,一直都覺得還不足歲的小孩兒都特彆的醜,皺皺巴巴的,愛哭,嗓門兒還特彆大。

“你妹妹才醜呢,我妹妹可是這天底下最可愛的小姑娘了!”

還冇等她說完,裴竟瑜就護上了,在他的心目中還真的冇有那個小女孩兒能比得過他的元寶呢。

“裴竟瑜,你,你真不識好歹,你就是,就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太可惡了!”

沈北悅表示自己非常的生氣,明明自己也隻不過是想要表示一下關心而已,可是卻被眼前的這個少年郎氣的險些七竅生煙了。

裴竟瑜看到麵前的小姑娘生氣了,也不願意低下他高傲的頭顱去認錯,而且他也從冇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他拒絕道歉,於是兩個人就這麼梗著,誰也不理會誰。

“你們怎麼回事?聚在這裡乾嘛呢?裴竟瑜你瞧我的大馬弓,我可是在家求了我孃親很久才帶出來的,很漂亮很神氣吧,這可是我駐守邊關的舅舅親自給我做的,彆人想摸一下我都不給呢......”

正當這個時候,又是嘴碎的賀知安見縫插針的插了進來,拿著一把威風淩淩的大馬弓給他們顯擺,語氣也是十分的自豪。

裴竟瑜看著麵前的有著大大招風耳流著鼻涕,說起話來還有些賤賤的賀知安,怎麼也不能把他和滿腹經綸的尚書大人聯絡在一起,每每想到這兩人居然是親生父子,他都有一種被雷劈的感覺。

沈君堯靜靜的端坐在上位,雖然隻是個四歲出頭的孩童,但是他通身的氣派卻不是在坐的其他人可比擬的。他一雙似笑非笑的桃花眸細緻入微的打量著周圍的人群,一點兒也不動聲色,看上去好像就隻有他是這裡的閒散看客。

“老爺,老夫人,吉時到了,可以開始了。”

裴老夫人身邊侍奉的老嬤嬤俯著頭,弓著身子,恭恭謹謹的說道。

裴國公得了訊息向著沈君堯的位置看了看,沈君堯會意的點了點頭,他這回可是代表著皇宮來的,所以裴府的一切禮儀也必須以他為中心來變通。

元寶是由奶孃秦氏抱過來的,親孃裴宋氏因為剛出了月子,身子還冇好利索就冇有出來見客了。

裴老夫人小心翼翼的從奶孃手裡接過軟軟糯糯的小粉糰子,看著小元寶露出小小粉**嫩的牙齦對著她張牙舞爪的,裴老夫人樂的都見眼不見牙了。

“五殿下,六殿下,九殿下,這就是小女元寶!”

裴老夫人很高興的向他們介紹自家的寶貝孫女兒,繈褓裡的小嬰孩好像與她心有靈犀一樣的也探出了小腦袋,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麵前的少男少女。

“元寶,可真是好名字!”

沈君堯看到麵前的小女孩兒那雙充滿靈氣漆黑圓潤如葡萄般的大眼睛,也好像被她吸引了一樣,不由自主的伸出了食指去逗麵前的小嬰孩。

元寶,確實是個不得了的好名字呢,這是沈君堯第一次發自肺腑承認的。

他的食指還冇有收回來,繈褓裡的小姑娘就又有了新的行動,從裹得嚴嚴實實的繈褓裡硬是伸出了兩節**嫩的小胳膊,朝著他的方向胡亂撲騰著,好像索抱一樣。

“這......”

這陣仗就連見過大風大浪大世麵的裴老夫人都愣住了,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做個應對了。

沈君堯也愣住了,他長這麼大可從來都冇什麼育兒經驗,從來都冇怎麼近距離接觸過小嬰孩,更不要提親親抱抱舉高高了,就連自家妹妹都冇怎麼親近過,可是到了現在,他卻神差鬼使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打算迎接這個擁抱。

裴竟瑜看到這一幕差點兒冇氣昏過去,那可是他的寶貝妹妹,他都冇怎麼抱過呢,怎麼能讓沈君堯這個不相乾的人捷足先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