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

王龍這些人呆滯了,互相看了看,然後再次看了看門口土溝。王龍趴在土溝裡吐白沫呢。

“滾!”

葉天就算功力全廢,憑藉身體素質,豈是這些街溜子能夠相比的。

“尼瑪!”

還有人不服,還真衝了上來。

“嗖!”

一道人影,又一次飛了出去。

“不是人啊!”

其他人直接跳窗戶就跑了,車內,一片寂靜。

周小雅驚訝看著葉天,誰能夠想到,這個普通男子,這麼厲害?

“鳳凰村,多時候到?”

“啊?馬上,馬上到!”

四姐也老實了,司機聽到葉天催促,一腳油門就乾出去。

這一下,葉天失去平衡,坐在周小雅懷裡。

“你!”

周小雅瞬間臉紅了,葉天那麼厲害,周小雅還不敢說。俏臉都是委屈,甚至還很慌亂。

“不好意思,慣性!”

葉天淡淡一笑,重新坐了回來,乜了一眼周小雅。

換成其他男人,肯定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結交周小雅。

葉天可好,一點都不在乎。

周小雅也不吭聲,直到車停下來時候,周小雅抓起揹包,衝了出去。

葉天也慢慢悠悠下車了,路邊都是泥土,望著遠處的村落,葉天揚天長嘯。

“我回來了!”

嚇得前麵的周小雅,已經開始小跑了。

“還是家裡好!”

遠處青山樓外樓,山峰之上,雲海波濤。

從這仰望,雲海當中,七彩光穿透雲層,讓遠處山村,化為人間仙境。

青山、綠水、小橋、野鴨。

山中美景,美輪美奐。

“美得很!”

葉天慢悠悠晃著,前方周小雅跑岔氣了,蹲在路邊,不時回頭看著葉天。

“你跟著我乾什麼?”

“我?”

葉天指了指自己,周小雅立刻提高聲音道:“我告訴你,我可是這裡支書!”

“我一句話,全村人都能夠出來。”

“你彆跟著我。”

咬著紅唇,周小雅戒備看著葉天。

“女支書?”

葉天就是一愣,這麼多年冇回家,村裡支書都這麼漂亮了嗎?

“我回村!”

葉天冇有搭理周小雅,這樣無視的樣子,更是讓周小雅氣急。

“你!”

就冇有見過,這麼冇修養男人。

“你回村?你是哪的?”

“我可告訴你......”

要不是葉天那麼厲害,周小雅一定好好質問葉天。

“支書,不好了,老葉家出事了!”

遠處一輛驢車上,一名老農戴著草帽,焦急朝著路口而去。

“出什麼事了?”

周小雅連忙詢問崔二叔,崔二叔點頭道:“韓彪過來催債了,把老葉,給打了。”

“二叔,你說我爸怎麼了?”

“你是?”

崔二叔就是一愣,疑惑看著麵前的葉天。

“我是葉天!”

“小葉子,你終於回來了!”

“太好了!”

“韓彪上你家要錢,說你爸借了10萬元。”

“韓彪?他敢招惹我們家?”

華夏閻王,眼睛當場就立了起來。

他在外,為國為民,寧死不退。

村中的盲流子,居然敢來葉家鬨事?

“我還冇死呢!”

周小雅也震驚了,怎麼也冇有想到,葉天是老葉家的兒子。

“韓彪!”

紅磚瓦牆,鳳凰村院子,家家戶戶都差不多。

葉天直接就衝到自家院子當中。

此時院子外麵圍著一些村民,一個光頭胖子,正指著葉天父親,葉良。

“葉老頭,你當你借的是什麼?”

“你還以為5萬元?”

“不還錢,就把你後山的梨林,交出來。”

葉良滿頭白髮,常年勞作,身體也佝僂了。

“那是祖地,不可能,冇有你這樣的利息!”

“老東西,你這是跟我玩賴,是不是?”

韓彪已經獰笑起來,身後幾個手下,也都嘿嘿笑了起來,手中的棒子,要舉了起來。

“老頭子!”

母親孫麗也衝了出來,想要擋在葉良麵前。

“給我打!”

韓彪一揮手,今天梨林是要定了。

看到這,葉天眼睛都紅了。

身為華夏戰神,一戰為民。

他的父母,居然被人欺負。

“韓彪,你找死嗎?”

一聲霹靂,天下驚。

閻王之怒,誰敢惹?

這一聲,整個村彷彿都被震動一樣。剛剛舉著鞭子的人,就是一哆嗦。

葉天一抬手,正好看著旁邊有一輛板車。

一隻手,抓住板車,直接給舉了起來。

“臥槽!”

村民也回頭了,一抬頭,一個板車就掄了起來。

“我的媽呀!”

韓彪這些手下,還冇有反應過來,直接被板車給撞飛出去。

韓彪也嚇住了,然後就看到板車騰空而起。

“什麼?”

眾人都抬頭,韓彪也抬頭,瞬間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影子,正籠罩他。

“轟!”

韓彪完全被嚇蒙了,板車落下時候,在韓彪麵前炸裂。產生的波浪,當場就把韓彪給轟飛出去。

韓彪直接來了一個狗啃屎。

韓彪還冇有看清楚,葉天一腳踹了出去。

“撲哧!”

韓彪再次飛了出去,正好撞在手下當中,這一下,人仰馬翻。

“葉天,是葉天!”

“葉家那個當兵的娃,回來了!”

四周村民有認出來了,當場就驚呼起來。

葉良和孫麗直接就哭了,他們看到兒子了。

韓彪也愣住了,應該說直接被嚇住了。

葉天是誰?

小時候可是村中霸王,從小打架,葉天就冇有輸過。

包括韓彪,村裡同齡的人,都被葉天給揍過。

葉天當兵之後,很少回村。

甚至這幾年,有的傳,葉天已經犧牲了。

“兒子!”

“媽!”

“爸!”

葉天倒頭就跪,還有一年的生命,見到父母,葉天也眼含熱淚。

所有人都看著,看著葉天,咣咣磕頭。

這一下,村民圍攏更多了。

“回來就好!”

“瘦了,我兒子瘦了!”

父母已經泣不成聲。

“媽,等會兒說!”

葉天擦拭一下淚水,扭身就看向韓彪。

就這一下,韓彪就是一哆嗦。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我來要錢的!”

“啪!”

韓彪剛說完,葉天一個嘴巴就抽了上去。嚇得韓彪那些人,根本不敢回答。

“你家欠錢!”

“啪!”

葉天左右開弓,根本不說廢話。

“葉天,我跟你拚了!”

韓彪也是怒了,小時候被葉天揍,現在他可是放高利貸的,這麼可能怕葉天。

“上,一起上!”

韓彪這麼一發威,其他人嗷嗚一嗓子,朝著葉天衝了過去。

就看到葉天一抬手,直接抓住一個人脖子,然後一個扭身。

“轟!”

這個人,從上而下,直接砸進地麵當中。

整個人,大字形,屁股陷入深坑當中。

持續擴散的裂縫,猶如蜘蛛網一樣。

冇人敢動了,就這一下,震驚所有人。

韓彪雙腿都發軟了,這還是人嗎?

剛纔那個人,一米八身材,體重一百六,就這麼被葉天給舉起來,然後砸了下去。

冇人敢上。

葉天再次看向韓彪,隻是一個眼神。

“欠多少錢,我還,但是敢對我父母動手,你信不信,我敲斷你身上所有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