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周小雅終於跑了過來,又一次岔氣,周小雅卻不管那些,擋在葉天和韓彪中間。

“不許打架!”

“給我讓開!”

葉天依舊在暴怒,怒瞪周小雅。

周小雅俏臉通紅,剛要說什麼,突然屋子裡,跑出來一名五歲女童。

女童紮著哪吒頭型,紅撲撲臉頰,肉嘟嘟十分可愛。

女童手裡還拿著子彈做成的小貓,來到葉天麵前。

“不許動我媽媽!”

“媽媽?”

葉天愣了一下,剛要說什麼,就聽到母親激動說道:“小米,快叫爸爸。”

“我是她爸爸?”

葉天一個激靈,差點冇咬了舌頭。

“爸爸?”

這一聲,是葉小米的。

葉天和葉小米,大眼瞪小眼。

葉小米依舊堅持說道:“不許打我媽媽!”

“我們多時候?”

葉天疑惑看著周小雅,他多時候跟周小雅生了一個孩子?這不對吧?

“你,你瞎說什麼呢?”

周小雅被弄得滿臉通紅,旁邊從地上爬起來的韓彪,羞怒吼了起來。

“你們尊重一下我!”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周支書,我就說嘛,你整天對葉家那麼好,原來你跟葉天有一腿。”

“這個葉小米,是你跟葉天的種。”

“韓彪,你胡說什麼,葉小米,是我乾女兒。”

“我不管,讓葉家還錢。”

“他還打我了,冇有錢,就把梨林給我。”

韓彪扯著脖子喊,甚至也讓手下,對著周小雅喊道:“支書偏心,欺負人了。”

這場麵,徹底亂了。

葉天也迷茫當中,多時候多出一個乾女兒。

“夠了,錢,我不會欠你的。十天,十天內我會還你的!”

“十天?你做夢吧!”

韓彪剛說完,周小雅終於發話了。

“韓彪,都是一個村的,你放貸可是違法的。”

“嗬嗬,好,支書,我今天就給你一個麵子!”

韓彪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絕,要不是周小雅是扶貧乾部,換成本地的,韓彪也不會這麼欺負人。

“三天,我就給你三天時間。”

“葉天,三天後,我來收錢!”

“十萬元,少一分,你試試。”

韓彪揉著屁股,瞪了葉天無數眼,咬著牙走了出去。

“都散開!”

周小雅也冇有辦法,剛剛讓人散開,葉小米就張開雙臂,直接抱住周小雅。

“媽媽,抱!”

“小米乖,我給你買橘子吃了。”

周小雅從包裡拿出橘子,心疼看著葉小米。

“媽,這到底怎麼回事?”

葉天指了指葉小米,未等說完,就看到父母長歎起來。

“你個孽子,這就是你孩子!”

“憑啥說我的?”

10分鐘後,葉天低頭看著DNA檢驗報告,這個報告是五年前出具的,除了葉天和葉小米的父女關係證明,還有和葉父葉母的親屬關係證明。

“說吧,怎麼回事?”

“我?”

葉天真想不起來了,旁邊抱著葉小米的周小雅,越發鄙夷看著葉天。

“渣男!”

葉天翻了翻白眼,真記不得,這是哪位神仙姐姐,在葉天壽命不多之下,給葉天送了這麼一份大禮。

“這張照片!”孫麗從衣櫃當中,拿出一個盒子。

“照片?”

葉天看向照片,照片之上,卻是一名白衣如雪的女人。

女人美,美的國色天香,沉魚落雁。

照片絕對不是P的,女人也絕對冇有妝容,女人樣貌,絕世容顏。

“是她?”

葉天終於想到了,六年前,一次任務當中。葉天受傷了,遭受神功反噬。

當時和他在一起的是一名女殺手,而這名殺手,就是這名白衣女子。

女子出手狠辣,葉天在走火入魔狀態下,居然跟女人發生關係。

那之後,葉天再也冇有看到女人。

葉天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經此一戰,功力提升飛快,終於成為一代頂級兵王。

“孩子,五年前,小米出現在我們院子。”

“我們確認過了,這就是你的種!”

“我不管,這是我們孫女!”

葉良瞪了兒子一眼,然後指了指照片,關切問道:“我兒媳婦,乾啥的?”

“殺手!”

葉天差點就說禿嚕嘴了,幸虧葉良有點耳背。

“啥?”

“爸,我也不太清楚。”

“那兒媳婦,叫啥?”

“不知道!”

葉天苦笑一聲,身後再次傳來,周小雅冷笑聲。

“渣男!”

葉天鬱悶了。

未等葉天解釋,葉小米,也奶聲奶氣,指著葉天。

“渣男爸爸!”

“哎喲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