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嚨強烈的灼燒感,讓張峰在昏沉的夢中痛苦醒來。

鼻腔一股嘔吐味,胃裡是經過翻江倒海折騰後的虛脫。

費力抬起眼皮,張峰渾身無力地掃視了一圈兒。

洗到發白的藍格床單,鑲著鏡子的舊衣櫃,插天線的小黑白電視機,棚頂還有個棗核大小的黃燈泡。

這是哪兒?

“水……”

冇人搭理他。

張峰費力坐起身找水杯,目光恰好落在了衣櫃鏡上。

那裡有個蓬頭垢麵的年輕男人,二十出頭,麵黃肌瘦,呆坐在床上,穿了個鬆鬆垮垮的白跨欄背心。

一副被酒色財氣掏空了身子,冇兩年就要撒手人寰的衰樣。

他揉揉眼,鏡中的男人也揉揉眼。

“不、不可能!”張峰脫口而出,如遭雷擊!

這身體怎麼回事?他為何變成這幅鬼樣子了!

還冇等他從衝擊中反應過來,門口忽然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

不多時,一個係碎花圍裙的女人出現了,她挽著頭鬆鬆垮垮的長髮,五官清秀,身材也不錯,隻是眼角有大片淤青,露出的兩條胳膊上也是傷痕累累。

“你,你醒了?”

女人似乎被張峰剛纔那嗓子嚇了一跳,侷促不安地用圍裙擦手:“我在給你熬醒酒湯呢,我,我這就給你端去。”

“哎,你等等,先彆走!”

張峰趕忙下床去拽她,他現在一頭霧水,腦子亂做一團,誰知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卻讓那女人嚇得連連後退。

“我錯了,是我錯了,以後你愛乾啥乾啥,就算把那女人領家裡過我也不管了,你彆打了……”

女人本能用胳膊護住臉,身子佝僂成一團,靠在門框上抖得厲害。

“啊?誰打你了?”

他一個,從來都對女人紳士禮貌得很,怎麼可能對她動粗?

可惜那女人被嚇傻了,聽了這話像得了特赦令,頭也不回地跑回廚房,生怕再停留一秒就要被張峰生吞活剝。

張峰無語至極,剛想跟過去,目光忽然瞟到了掛在門口的日曆上。

年5月3日。

這什麼東西,過期的日曆?

張峰心中升起強烈的不安感,他剛要仔細看看,大腦猛然劇痛起來,隨後,海水般的記憶瘋狂湧現!

張峰,23歲,超陽市的混混,初中冇上完就進了車間乾活。

家中父母去年因工傷去世,張峰得了政府的撫卹金後,在二舅的撮合下娶了現在的妻子白蕾。

起初小兩口日子過得還不錯,無奈張峰是個不思進取的,在車間一直偷懶耍滑,以至於得罪了主任,被處處針對穿小鞋,成了全車間嘲笑的對方。

張峰是個囊包,把在車間受的氣,全撒在了溫柔的老婆身上。

從最初的言語斥責,到瞭如今的兩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簡直把揍老婆當成了日常運動。

白蕾生性軟弱,又是外地遠嫁,有苦無處訴,隻得強忍委屈日日以淚洗麵。

誰料她的退讓,卻隻換來了丈夫的變本加厲。

結婚一年後,張峰開始愈加嫌棄這個冇懷孕的老婆,整天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開始在外麵勾三搭四的。

為了養情人,好麵子的張峰還借了無數外債,還不起就和情人躲出去,讓老婆獨自承受債主的辱罵。

昨天,白蕾下班回來,正巧堵到了張峰和情人在床上苟合,多日積攢的怨氣終於爆發,三人大吵大鬨一番後,張峰的情人揚長而去。

而白蕾,則被酒醉的張峰暴打了一整晚。

張峰閉著眼,努力接受著這些本不屬於他的回憶,等再次睜眼時,他終於接受了這個現狀。

他,雙博士學位高材生,彙海集團總裁,坐擁百億身家,被無數美女追求的黃金單身漢,重生到了1982年。

而且,還變成了一無是處、出軌打老婆、債務累累的廢物。

老天,這是在玩他嗎?

張峰坐回床上,雙手抱頭,努力接受著現狀。

他是個冷靜的人,在商場沉浮數十年,什麼樣的風浪冇經曆過。

隻是重生這件事太過匪夷所思,才讓他慌亂了片刻。

二十分鐘後,當白蕾端著碗熱氣騰騰的醒酒湯回來時,張峰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

他抬起頭,接過碗的同時,朝白蕾溫和地笑了下。

白蕾伸出的胳膊愣在半空,甚至都忘了收回。

這個昨夜摧殘了她整晚,恨不得將她活活揍死的丈夫,竟然朝她笑了?

誰知這還不知更離譜的,隨後張峰對她說的兩個字,讓這個女人徹底失去了說話的功能。

“謝謝。”

張峰淺淺喝了一口,覺得喉嚨裡火燒火燎的感覺被壓下許多,用手拍拍身邊,示意白蕾坐下。

白蕾下意識抗拒和他過分接近的行為,但身上的淤青和疼痛讓她冇有勇氣違逆這個殘暴的丈夫。

無奈,她隻得雙手捏著圍裙邊兒,謹慎地在床沿兒上坐了半個屁股。

張峰清清嗓子,決定先打消這女人的顧慮,對於這個陌生的時代,他還有很多事要調查。

“昨晚,是我喝的太多了,一時冇控製住……對不起。”

白蕾咬著下唇,彆過臉去,用手摸著胳膊上紫色的淤青:“算了,反正我都習慣了。”

“以前是我豬油蒙了心,小蕾,你放心,以後我不會再跟那個女人有任何瓜葛了。”

張峰試探著拍了拍她的肩膀,短短的一句話,聽得白蕾滾下幾滴熱淚來。

她不明白自己的老公為何突然間轉了性,隻是這種“人話”,她已經好久都冇聽過了。

而且,丈夫的語氣還是那麼溫柔。

見白蕾緊繃著的身體有逐漸鬆緩下來的跡象,張峰心中默默鬆了口氣。

他仰頭將碗裡的湯喝乾淨,剛想問問和車間工作有關的事,外頭忽然傳來陣急促的敲門聲。

“張峰?張峰在不在!快開門!”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白蕾嚇得像彈簧似的站起,如臨大敵,濕漉的雙眼中滿是惶恐不安。

“誰呀?”

張峰皺眉問道,白蕾卻豎起手指拚命示意他彆出聲。

“狗日的,彆以為不出聲就能躲過去!張峰,今天你要是再不還錢,老子就燒了你的狗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