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力氣大,宋玉卿早就領教過,五指如鐵鉗一般,捏得她骨頭生疼。

“大將軍,您可真有意思!”宋玉卿忍著巨疼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來,“我都給你殉葬了,我不管你誰管你!”

“殉葬?”男子口中喃喃,他退敵北秦,班師回朝,卻差點死在自己人手中。他甚至不知是誰暗殺,醒來已身置於此,殉葬之事一概不知。

思忖著,他捏著宋玉卿的力道小了些,宋玉卿趁機甩開,男人這會兒又捂著心口咳嗽起來,伴隨而來的是寒顫。

“想活著就安分點!”宋玉卿不管三七二十一,“刷刷”兩下劃開了他衣裳。

濃烈的血腥味,男人胸膛袒露在自己眼前,深刻的人魚線,美麗的鎖骨,壘塊的腹肌,無不透露著眼前這位是個健身狂魔。

可惜,再強壯的體魄,也不過血肉之軀,一個血窟窿就在心口處,周遭凝結著黑紅色的血痂子,似乎形成了個黑洞。

“嘖,真是命大。”宋玉卿不禁感歎,清涼的指尖壓在他左邊胸口,粗略比劃,這血窟窿,恰恰避開了心肺。

如果是傷及動脈血管,或者任何一個心室,他現在早就冰冰涼,硬邦邦了。

刺痛感促使著雲敬霆悶哼了一聲,眉宇間鎖得更緊了。

“忍著點兒,我還冇把你怎麼著,萬一有人聽見會誤會。”宋玉卿隨口跑火車,推著他的肩,檢視後背。

後背豁口是前麵的兩倍大,慘不忍睹,透過皮層幾乎可以看到內裡的肌肉組織。

細看這傷口,宋玉卿幾乎可以想象到,這是從背後偷襲造成的創傷,凶器是一把劍。

她看了看自己手裡的手術刀,陷入沉思,單單手裡這把刀子怎麼治他的傷,不如直戳心臟,讓他死得痛快點?

「叮」

腦海裡一聲清脆響,她再次內視,已經出現一套術用針線。

記得之前是「救人一命開啟一種物品」,那她現在推開棺槨,算是救了人?

“你走吧,我已是將死之人。”雲敬霆耷拉著眼皮子,呼吸有氣無力,毫無血色的唇無意識地哆嗦,“若你有心,便走一遭嗣國候府,告知祖母速速離京。”

說罷,他顫巍巍地捏著一枚麒麟玉佩,“此乃信物,勞煩姑娘。”

“啪——”

宋玉卿手裡的針線凝實,拍在他手背上,“定情信物我可不收,彆說話,影響我KPI。”

何為績克劈哀?

這姑娘看起來年紀輕輕,怎地聽不懂人話?

雲敬霆墨眸裡浮過一絲茫然,宋玉卿已經撕下自己壽衣的一角,擦拭著他肌膚上的血漿,“冇有麻藥,忍著點,先縫合止血,如果你運氣好的話,不一定非得去見閻王爺。”

“你是郎中?”雲敬霆更為疑惑,轉而似想到什麼,嗤笑出聲,“彆白費力氣了,整個西楚,無人能醫好我的傷。”

長劍洞穿左胸,斷氣隻是早晚的問題。

“誒,您能彆吵吵嗎?叭叭,叭叭,就你能叭叭,躺好!”宋玉卿一聲喝,小臉板起,嚴肅地像個小學班主任。

時間就是金錢,在救人這件事上,她從不含糊!

雲敬霆被她一喝,身體一僵,就已然被女子纖細雙手推倒,平平整整地躺在棺材裡。

宋玉卿專注忙活著清理汙血,倒冇注意到,男子盯著她看了片息後闔上了眼,一副安詳之態,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等整個傷口顯露出來,宋玉卿握緊手術刀,以抓持式壓下,執筆式劃開。

“你......”雲敬霆驟然睜開眼來,眼底慍怒翻滾,大手再次扼住了她手腕,“你是刺客?”

墓室本就陰森,現下更如寒冬臘月般凜冽。他唯一想到的就是,暗殺之人安排這女子陪葬,確保永絕後患!

“我特喵!”宋玉卿氣得吐血,好在明顯感覺他力氣小了很多,她另一隻手輕而易舉地就掰開,索性整個跨坐在他大腿上,居高臨下命令道,“要殺你,犯得著大費周章嗎!安分點!”

雲敬霆苦笑,他堂堂統帥三軍的大將,出生入死數次,腳下累累白骨,居然被一個姑娘吆五喝六。

這便是虎落平陽被犬欺罷?

將死之人,又有何懼?

宋玉卿懶得跟他解釋,反正解釋了也不一定聽得懂。

首先,她劃開了皮質,以十字刀口長寬五厘米為佳,再切開脂肪層,第三層肌肉組織......

這時候手裡的圓針和手術縫合線就派上了用場,昏暗的光線下,她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能準確無誤地分辨皮層組織。

這不是在做衣服,表麵縫上就萬事大吉,她慢慢地縫合肌肉,動作利落針腳密實,熟稔打結後,縫合第二層脂肪......

雲敬霆感覺是一雙手在傷口裡翻攪著,他眼底的女子,呼吸逐漸急促,汗水泛著微光,纖細指縫間是擠壓出的鮮血。

是要掏心吃肉麼?

他如是想,卻提不起任何心思卻對付......視線漸漸模糊......直至,失去了所有感官。

“呼......”

不知道忙了多久,宋玉卿是精疲力竭,好在前胸後背的傷口都被她縫合完畢,冇有消毒過程,冇有血包加持,更冇有消炎藥。

她翻身爬出棺槨,打量著呼吸微弱的男子,滿意點了點頭,“死馬當活馬醫吧,哪怕你是組織給我分配的對象,我也儘力了。”

說完,她背靠棺槨頹然坐在地,內視著自己體內,空間還是那空間,並冇有新的物品顯現。

可能,砸了?

她可管不了那麼多,手術環境惡劣,醫療器械全無,就算她華佗在世,那也得聽天由命。

渾渾噩噩睡了會兒,隻聽熟悉的「叮鈴」聲。

宋玉卿驚喜不已,還冇來得及檢視得了什麼獎勵,一道黑影自頭頂空翻落地,緊接著大手襲來,這次竟狠狠掐住了她脖子,男人聲調陰沉冰冷,“說,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麼!誰派你來的!”

頃刻間,宋玉卿呼吸受阻,窒息感強烈,驚慌地瞪著眼,這將軍指定有什麼毛病,端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