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出了醫生辦公室,洛芷渾渾噩噩的走到病房,王嫂此刻正在寸步不離的守在病床前。

小傢夥蜷縮著身子,被子半掩著麵,露出來的半張臉紅的厲害,小眉頭微微扭在一起,看上去很是難受的模樣。

醫生的話不斷在耳邊迴盪,蕭子言的小模樣就像是在她的心裡狠狠插了一把刀,疼的渾身發抖淚水橫流。

眼下,她不能倒下,這孩子,她一定要救。

和王嫂打了招呼後,洛芷渾渾噩噩的回到了蕭家,蕭煜寒還冇回來,她隻好硬著頭皮,撥通了他的號碼。

可對麵傳來的,卻是一個女人曖昧的聲音。

“喂,誰呀~”女人的聲音嬌嗲的要命。

卻讓洛芷有一刻窒息,嘴巴張張合合,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還不等她出聲,另一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半個小時後,蕭煜寒纔回來,他的臉上有一團紅暈,眼眶裡也紅紅的,周身都散發出一股濃烈的酒精味道,走路都有些踉踉蹌蹌,看上去像是喝多了。

蕭煜寒麵色暗沉的從她身邊走過去,像是冇看到她一般,直接倒在了一旁的沙發上:“去給我倒杯水!”他這才抬眸看了洛芷一眼,說話間一隻手胡亂的將領口的釦子解開了幾顆。

聽聞蕭煜寒低沉冷冽的命令式語氣,她咬了咬牙,想到兒子還在醫院,隻得默默轉身走到廚房給他倒了一杯水輕輕放到了他麵前的茶幾上,隨後,她硬著頭皮開口。

“蕭煜寒,我們談談。”她的聲音沙啞到了極致。

可他無動於衷。

蕭煜寒聞言動作一怔,抬眸看了看她,可下一秒,蕭煜寒卻像聽不見一般,拿起茶幾上的茶杯,低頭淺淺喝了一口,彷彿洛芷就是空氣。

她冇時間在耗下去,站在這裡的每一分,對她來說都是煎熬。

“子言生病了,白血病......我需要你陪我去醫院,做骨髓配對。”

聽到這番話,蕭煜寒微微一怔,隨後一把將手中的茶杯摔到了洛芷身旁的地板上,茶杯瞬間變成一堆碎片,滾燙的茶水落到了洛芷的腿上,但她強忍著劇痛隻是輕微動了動地方。

蕭煜寒則翹起二郎腿點燃一根菸,煙霧朦朧中,他的那雙眸子冰冷的徹底,更加深不可測。

“洛芷,你相信報應嗎。”

他的話,就像是在傷口上撒鹽,她明白,他的意思,因為她殺了洛晴,所以子言也會不得好死。

可......人不是她殺的,隻有她自己清楚,這絕對不是報應,而是老天爺給她的劫。

“蕭煜寒,我不想再和你吵這件事,子言真的冇時間了,隻要能救活他,你想怎樣都隨你。”

他猛地吸了一口煙,片刻後纔開口:“那個小雜種生病了,你該找的不是我,該是誰你心裡清楚。”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在糾結這件事,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這個她愛了大半輩子的人,曾經洛芷以為,她足夠瞭解他。

可現在她才知道,她根本不瞭解,蕭煜寒就是個惡魔,是個永遠也捂不熱的冰塊。

“子言真的是你的孩子,蕭煜寒,如果你不信,你們可以去做親子鑒定,你去做啊,隻要你做了就能知道真相,你為什麼不去!”

她的聲音逐漸變大,情緒越發失控,那種狠狠一拳打在一塊軟綿綿的海綿上,然後毫無迴響的感覺,真的快要把她逼瘋。

而這一次,蕭煜寒依舊冇有迴響,他總是這樣操控著她的情緒,總是知道該如何把她逼瘋。

碩大的彆墅,就隻有他們兩人,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蕭煜寒,我求你,隻要你肯救子言,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哪怕是給洛晴償命。”

聽到洛晴的名字,他手上一個用力,將菸頭狠狠的碾碎在茶幾上,一雙眸子猛然看向她,冰冷的目光帶著幾分狠厲。

下一秒,他卻勾了勾嘴角:“你知道我為什麼留著你到現在嗎?”

說著,他起身來到她的麵前,修長的手指一把狠狠的掐住她的下巴。

“因為你縱然萬般讓我噁心,卻唯獨生了一張和小晴一樣的臉,如果不是你的這張臉還值點錢,你以為,我會留你到現在?”

他的話,讓洛芷狠狠一怔,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可她努力不讓它落下來。

看著她這幅倔強的樣子,彷彿彼此激怒了蕭煜寒心中的怒火,猛然用力將她的下巴甩開。

他重新坐回沙發上,剛剛解開的鈕釦半敞著,若隱若現的露出堅挺有力的胸膛,此起彼伏的弧度,說明他此刻的怒火。

“你不是想要給那個小雜種治病?好啊,隻要你頂著這張臉伺候好我,如果我滿意了,倒是可以考慮。”

洛芷的手瞬間握緊雙拳,頂著這張臉,顧名思義就是裝作洛晴的樣子。

這五年來,她是他的玩物,每一次,他都是喝醉了酒,把自己當成洛晴才發生那些。

她本該習慣的,可讓她這樣拋棄尊嚴的主動去取悅他,無疑是將她最後的尊嚴也踩在腳下碾壓。

可他們兩個都清楚,洛芷彆無選擇,為了救子言,區區尊嚴,她不要也罷。

淚水終究按耐不住的落下,她倔強的抬手,狠狠的掛掉淚水,隨即走到他的麵前,修長的雙手機械的解著身上毛衣的鈕釦。

直到那件白色的毛衣和身上的裙子同時落地,洛芷幾近絕望的雙目緊閉,那模樣,彷彿視死如歸生不如死。

她的樣子讓蕭煜寒毫無快意,反而瞬間怒火中燒,咬緊了牙關,動作粗魯的一把將她拽到沙發上來。

洛芷緊挨著雙眼,還冇恢複的身體彷彿再次雪上加霜,她咬著牙冇有發出一絲的聲響。

因為他說過,不喜歡聽到她的聲音,因為她的更新,和洛晴的不像。

直到許久後,他伏在她的耳邊,熾熱的鼻息拍打著她的耳朵,低沉沙啞的嗓音開口喚了一聲:“小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