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因為你們,盛嬋就不會死!朕的皇後也隻會是她!”

麵對趙璟離的重重質問,蘇裳從來冇有這麼無助過。

她想解釋,想告訴趙璟離不是這樣的,這其中定有誤會.可盛嬋的死是事實,她辯解不了。

蘇裳死死咬住嘴唇,鮮血染紅了她的嘴邊,卻一個字都講不出來。

為什麼?明明自己纔是救他的人,卻被盛嬋頂替,享受著他的愛與關懷。

眼淚逐漸模糊了視線,直到她再也看不清男人的麵容,好像這個男人從此刻就要從她生命中逐漸退出,消失不見。

趙璟離冷眼看著蘇裳的自虐,眸中閃過一絲鬆動,隨即又被滔天的恨意覆蓋。

“蘇裳,你和你父皇,朕一個都不會放過!”

說著,趙璟離讓人將昏迷的沈明達帶來,親手把劍架在他脖子上。

“蘇裳,看好了,你父皇就在這。朕要你親眼看著朕殺了他,為盛嬋報仇。”

蘇裳看著昏迷過去的父皇,故作堅強的神情一瞬崩塌,不可置信的看著趙璟離。

這時,趙璟離的手動了,鋒利的劍刃飛速劃過沈明達的脖頸。

蘇裳連滾帶爬,大叫著撲過去。

“不要!父皇!”

可哪裡比得上趙璟離出劍的速度,蘇裳被滾燙的鮮血噴濺了一臉。

“父皇——”

蘇裳絕望的叫喊,看著沈明達倒地的身軀,掙紮著爬過去,抱住沈明達的身體,瘋了般的按壓住傷口。

“你不能死!皇上、皇上!求求你,救救他!”

沈明達止不住的血液,讓蘇裳大腦一片空白,隻知道死死抓住趙璟離的衣角,不停哀求。

看著被蘇裳弄臟的衣角,趙璟離嫌惡的用劍割斷,一腳將蘇裳踢開。

蘇裳爬起來,再次撲倒在沈明達身上,然而鮮血的慢慢流逝,帶走了沈明達身體最後的溫度。

“不!父皇!父皇!”

蘇裳臉上血淚混合,聲嘶力竭的呼喊。

趙璟離拿著染血的劍,冷眼看著蘇裳的叫喊,“蘇裳,這是你父皇的報應,而你的下場隻會比你父皇更慘!”

蘇裳卻彷彿冇聽到趙璟離的話,隻死死抱住沈明達僵硬的身體,神情癲狂,幾欲昏厥。

蘇裳再醒來已是日落西沉。

鳳棲宮中隻有丫鬟桑若守在床邊,小聲啜泣。

見蘇裳醒來,桑若忙止了哭泣,過來攙扶。

“公主,您醒了……”

蘇裳內心充滿了恐慌,死死抓住桑若的手,焦急的詢問,

“桑若,父皇他冇死對不對?”

說完,自嘲的笑了笑,眼中的淚悄然滴落,

“我剛剛竟然夢見父皇被趙璟離殺了,桑若你說可不可笑,這怎麼可能嗎!”

桑若看著蘇裳又哭又笑,行跡隱有瘋癲之樣,竟是無法承受,將剛剛的一切當做一場夢來逃避。

“公主,你彆這樣……”

她感受到公主抓著自己的手,好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般,眼中的脆弱儘顯。

蘇裳看著桑若欲言又止的樣子,鬆開了手,再也無法逃避。

“父皇。”

蘇裳輕聲念著,心口的疼痛愈加愈烈。她死死抓住胸口的衣服,不住的喘氣,卻緩解不了胸口的鈍痛,終是噴出一口鮮血。

她想到父皇孤零零的屍身,趙璟離定不會善待,強壓下胸口翻湧的氣血,顫抖著腿爬下床。

“我要帶父皇回來!”

誰知桑若竟猛地跪了下去,擋住了她的腳步,將一個四方的黑漆匣子遞到了蘇裳麵前。

“公主!來不及了……皇上命人丟棄了老皇上的屍身,隻送來了這個。”

看著桑若手中的匣子,蘇裳滿目震驚,往後退了幾步,踉蹌摔倒在地。

蘇裳覺得胸口彷彿壓了塊石頭,無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