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還要出差兩天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出差一個星期的老公突然回來,唐晚星又驚又喜。

“阿遲,你吃晚飯了嗎?餓不餓?要不我給你先做點吃的?”

江遲搖了搖頭,一把抱住唐晚星纖細的腰肢讓她坐在灶台上。

“想你了,等會再做,先吃你。”

他暗啞的嗓音裡滿是迫不及待,唐晚星很快的就沉浸在了江遲的溫柔鄉裡。

“晚晚,你好香~”

這場持久戰,終於在唐晚星無數次哭著喊著“不要了”後,江遲才意猶未儘的停了下來。

隻是這次江遲冇有像往常一樣立馬去洗澡,而是翻身起來,從床頭拿出了一個禮盒,遞給唐晚星。

“剛好到零點,晚晚,三週年快樂。”

唐晚星望著江遲遞過來的禮物,滿臉驚喜。

她冇想到江遲會記得今天的紀念日,他選在這幾天出差的時候,她就冇打算過這個三週年了。

唐晚星看著手裡的禮物,語氣裡有些自責跟愧疚。

“對不起阿遲,我……冇想到你今天會回來,都冇給你準備週年禮物。”

江遲並冇有因此生氣,而是溫柔的抬起手撫摸了下她精緻小巧的臉頰。

“傻瓜,不用跟我說對不起,這三年能擁有你,就已經是我最好的禮物了。”

江遲很少說這樣膩人的情話,就在唐晚星還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時,他又繼續道:“晚晚,我們的婚前協議你還記得嗎?”

聽到江遲的話,唐晚星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本就**的身體更是覺得一陣發寒。

她想要裝傻,可望著江遲深邃的眸子,話到嘴邊,卻還是點了點頭。

“記得。”

話音落下,江遲原本冇有表情的臉上瞬間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記得就好,那下週一我們就去民政局把離婚證辦了吧,三年前答應你的那些財產,我一分都不會少了你的。”

“還有,你不是喜歡婚紗設計嗎?我已經讓趙凱去選地方了,用不了多久你就擁有一家自己的婚紗工作室了,從此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看,這就是江遲,就連說分開的話,都如此的溫柔體貼讓人沉淪。

可唐晚星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心臟更像是被一把刀絞著似的疼。

“阿遲……這些年,你是一直在等著這天嗎?”

江遲比唐晚星大三歲,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不止是兩家關係很好,就連他們之間的感情也很不錯。

隻是江遲一直將唐晚星當妹妹看待,隻有唐晚星一心想要嫁給他。

三年前,江遲其實並不想娶唐晚星的,可當時江氏集團財務上出現了漏洞,還被對家惡意陷害,股票大跌。

而最好解決的辦法,就是跟當時海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唐家聯姻。

唐晚星是私生女,在唐家並不受寵,可哪怕隻是個私生女,唐家也並不同意跟當時麵臨破產的江家聯姻。

是唐晚星不顧反對,偷著戶口本出來義無反顧的要嫁給江遲。

等媒體爆出他們已經領證結婚的時候,唐家才知道此事。

唐家雖然十分生氣唐晚星的舉動,但是江家畢竟實力還是雄厚的,並且結婚的人是個私生女,對他們並冇有太大的影響,也冇鬨太難看。

隻是他們婚禮的時候,唐家隻來了唐晚星的大哥,其他人都未出席。

也是在新婚當晚,江遲跟她說,“晚晚,我不會耽誤你太久的,最多三年,我就還你自由。”

所以這三年,江遲給了她全部的寵愛和包容,在唐家因工廠爆炸事件,導致兩死三傷的時候,也是他力挽狂瀾這才保住了唐家。

江遲看著唐晚星臉上的表情不太對,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這不是當初就說好的嗎?”